文建国的工位上放着缝纫机、剪刀、线剪等工具

 新闻资讯     |      2018-08-31 02:49

  男模特 服装:夏日运动风黑色Polo+黑色短裤 配饰:必胜客榴莲包

  女模特 服装:夏日运动风白色背心+粉色短裤 配饰:肯德基老爷爷背包

  不,这是百胜中国“捐一元?献爱心?送营养”项目的爱心义拍活动现场。

  上海必胜客、上海肯德基员工家的10后萌娃们精心打扮,潮酷时尚,为“捐一元”花式打call,上海必胜客有限公司会议室是他们的“T台”,必胜客榴莲包、肯德基老爷爷背包、卡通行李箱等则是这一季的“新品”。这些具有纪念价值的拍品均由上海必胜客、上海肯德基的爱心员工贡献,上海必胜客有限公司总经理姚彬也来到活动现场为“捐一元”站台,并捐出了极具质感的钢笔套装、智能电饭煲和冷暖风扇等作为拍品。

  爱心义拍活动现场温情洋溢,“喊价”声此起彼伏,为爱接力。活动总共募集到了16799元善款,将全部捐给“捐一元”项目,为贫困地区的孩子们送去营养,献上关爱;汇聚力量,带来未知的改变。

  “捐一元”由中国扶贫基金会联合百胜中国于2008年共同发起,通过百胜中国遍布全国的肯德基、必胜客等餐厅向全社会号召,每人捐“一元”,让贫困地区孩子能每天吃上牛奶和鸡蛋,帮助改善他们的营养健康状况。

  一点一滴,为爱坚守,在与“捐一元”携手走过的这十一年间,涌现出多位具有代表性的志愿者。我们撷取了几位曾经探访过山区和参与过“捐一元”的代表人物,来谈谈他们眼中的“捐一元”。他们生于80、90、00的不同年代,用自己独有的方式助力“捐一元”。

  2014年6月,在云南省昆明市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联合乡凹子小学,一场“大山里的世界杯”拉开了帷幕。何雯亚作为上海新闻晨报摄影记者,跟随百胜中国“捐一元”探访团来到这里,用镜头记录下了这场来之不易的足球比赛。

  还记得当年有个孩子叫李万春,他一直有个足球梦。大家都很好奇一个从未见过足球更别说踢过足球的孩子,怎么会有足球梦呢?原来他曾在学校的阅览室里,无意中看到一张运动员踢球的照片,便有了想要一个足球的心愿。可是在那样的环境和条件中,足球对于孩子们来说太奢侈了。

  当探访团的志愿者把一只崭新的足球放在他的脚下时,李万春眼神中不由得流露出期待的光芒。同去的志愿者为李万春和同学们进行了“速成培训”,并与孩子们踢了一场足球赛。李万春不仅率领队伍赢得了比赛,还获得了“足球先生“的殊荣。就在他拿起奖牌一口咬下的瞬间,何雯亚按下快门,记录下这宝贵的时刻。

  虽只有短短几天的相处,可凹子小学的孩子们却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据凹子小学的老师介绍,受经济条件的制约,孩子们大都一天只吃两顿饭,以土豆为主。直至2012年凹子小学被选入百胜中国“捐一元”项目对口支援学校,情况才得以缓解。大山里的世界杯结束了,但爱心的传递却仍在继续。作为一名记者,何雯亚深知自己的使命,通过有力的镜头记录下点滴片段,让更多的人通过“捐一元“为孩子们圆梦。

  2006年5月1日,牟志伟加入了上海肯德基。从2008年至今,牟志伟见证了”捐一元“的成长,自己也从肯德基餐厅服务员晋升成一名区域经理。说起”捐一元“,牟志伟更像在谈论一位多年的老朋友,情感中便多了一份线年,牟志伟是当时上海浦东机场肯德基餐厅的餐厅经理。浦东机场每天来往旅客数以万计,旅客普遍接受教育程度较高,而这也是这家肯德基餐厅与其他餐厅顾客群体的不同之处。“有些客人看见店内张贴的‘捐一元’海报,会很感兴趣地向我们询问。如何让客人发自内心的认同‘捐一元’,参与‘捐一元’,并且传播‘捐一元’,是我那段时间一直坚持的事情。不仅旅客,很多机场员工也是“捐一元“的忠实粉丝。看着他们每年都来支持,我们心中也是满满的感动。”谈起这段经历,牟志伟语气中透露着自信和坚定。正是因为他这份坚持,为“捐一元“保驾护航,同时也让自己在工作中不断成长进步。

  2013年,牟志伟作为百胜中国员工代表,随“捐一元“探访团走进了云南贫困地区。这次探访更加坚定了牟志伟在日后工作中落实、推广“捐一元”的信念。如今已经是一名区域经理的牟志伟,管理着近30家肯德基餐厅。今年“捐一元”启动之际,他更专注于激发自己员工对于活动的积极性,尤其是对新鲜事物接受度较高的90后、00后年轻员工。只有员工从心底认可,才能够更用心地把日常劝捐工作做好。

  2016“捐一元“公益传播大使,2015”捐一元“强迫症头像创作者,这位90后的萌妹子王君妍可谓是”捐一元“的老朋友了。“我相信公益是人人都能做到的事情。我喜欢画画,所以就为‘捐一元’设计了一组专属头像,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分享、转发,把人人公益的理念传播出去。“谈起3年前与”捐一元“结下的不解之缘,王君妍脸上洋溢着温暖的笑容。从那时起,她就一直关注着这个为帮助贫困地区儿童健康成长的项目。

  2016年,王君妍入选“捐一元”公益传播大使,她思考着是不是还能用其他方式让更多人参与到“捐一元”的公益行动中。她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里说:“在社交软件飞速发展的现在,公益不应受到限制。它也需要以一种‘新’的方式来面向大众,让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到随手公益。而一些有爱的快乐的公益活动,需要大家的力量进行宣传。”为了响应#爱的轨迹#??“捐一元“线下公益跑,热爱运动的王君妍用了两个半小时,10.73公里的距离,跑出了一个可爱的气球。她回忆说,“孩子们都喜欢气球,我跑出一只蓝色的气球,希望能给山里的孩子们也带去欢乐。”

  作为一名在职幼儿园老师,喜欢孩子,热爱画画,在自己的日常工作中,用自己的能量给这个世界传递美好。从小透明画手到收获众人肯定,从“捐一元”头像设计者到公益传播大使,我们看到了王君妍身上那股认真、坚持的态度。也正是因为有无数像她一样,温暖而有力量的人的存在和支持,“捐一元”才能走进第十一个念头,并一年又一年地继续走下去,我们才有信心和能力去帮助更多贫困地区儿童摆脱营养不良的童年。

  五年前,还是小学生的沈孜元跟随百胜中国“捐一元”探访团,走进了位于云南省贫困地区的多沽尼小学,开启了一段珍贵而又难忘的经历。在此之前,每逢暑假“捐一元”项目启动,沈孜元都会早早地来到家附近的必胜客餐厅,为远在贫困地区的小朋友捐一元钱。对于一个生长于上海这座大都市的孩子而言,一元钱或许微不足道。但沈孜元知道,一元钱,却可以帮助到千千万万的同龄小朋友们。得知有机会去到云南贫困地区,去亲眼看看生活在那里的小朋友,小姑娘毅然答应了。从昆明到多沽尼小学的车程遥远路途颠簸,然而等待着探访团的远不止这些。“当地的生活条件太艰苦了,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晚上宿舍没有灯,我们只能睡在老师的办公桌上,蚊蝇成群,根本无法入睡。”如今已是一名高中生的沈孜元谈论起当年的点滴,仍旧历历在目。为了迎接探访团,小朋友们都穿上了自己最好看的衣服,足以显示大家对活动的重视。多沽尼小学全校只有一名校长和两名教师,却担负起了为100多位学生上课的重任。由于当地许多家庭将牲口圈养在学校附近,上课间隙喂牛似乎成为了学生们的日常。除此之外,当地饮食饮水资源也十分匮乏。沈孜元回忆道,“我们买了些肉带去,早餐的时候给大家煮了些云南米线。很多小朋友居然第一次吃到米线,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当年的探访中,沈孜元还与当地一名小学生李捌芬结了对子。相比于赠送文具、书籍,沈孜元特地在出发前去商场精心为小伙伴挑选了一件红色的风衣。时隔多年,问及沈孜元当年的想法,小姑娘眼中闪烁着不一样的光芒。“我觉得他们虽然条件不好,但是和我一样的年纪,肯定都是向往美好生活的。我想她穿上这件大红色的风衣一定很好看,也希望她可以对未来的生活充满希望“。

  如今已经初中毕业的沈孜元时常翻起当年的朋友圈,仍旧感触良多。今年,她用最爱的乐高积木搭了一个巨大的“捐一元”爱心,用00后的独有的方式传递爱心,号召更多人关注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正如照片中那件红色的风衣,鲜艳而又耀眼地印在每个人的心中。

  2018年,“捐一元?献爱心?送营养”进入第十一个年头。截至去年底,这项由中国扶贫基金会联合百胜中国发起的全国募捐活动已累计募款已超过1.7亿元人民币,为四川、云南、贵州、广西、湖南、湖北等贫困地区小学生提供3740多万份营养加餐,为860所贫困地区学校配备了标准的“爱心厨房”设备。“一点一滴,为爱坚守”,让我们共同关注山区孩童的健康状况和营养状况,让温暖延续,为他们的成长献一份爱心。

  文建国的工位上放着缝纫机、剪刀、线剪等工具,旁边堆着当天上午完成的衣服和裙子,头顶上方是一盏照明的白色日光灯。20岁出头的时候,文建国去广东的服装厂里打工,他的手艺就是从那里学来的。

  “改革开放各项制度不断深入细化,也让市场交易的规则愈来愈规范,同时让参与市场活动的主体的办事程序被简化了。”徐正治说,现如今他只需通过微信等手段,就能在网上办完所有报税的手续,无需再去工商部门排队等审批。

  为培养汉派服装品牌更好地建立品牌意识,激发汉派服装品牌广告语建设,并提升广告语推广的力度,金正茂·汉派服装总部推出“一语惊人”广告金语评选活动。活动筹备两个月,收集广告语数百条,最终评选出最佳金语奖1名、特色金语奖5名、优秀金语奖20名。

  一件衣服不是一个人单独制作,而是一条流水线生产。以一件丝光棉衬衣为例,它的诞生过程并不简单。

  北京商报讯(记者 王晓然 实习记者 郭缤璐)8月29日,国内户外用品品牌发布2018年上半年财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为2.05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5.50%,实现利润总额人民币438.51万元,同比增长374.58%,其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人民币256.84万元,同比增长452.36%。截至2018年6月30日,公司资产总额82,323.45万元,归属于股东的净资产63,800.27万元。

  白关镇位于芦淞区东南部,位于株洲市城区东大门,地处株洲市“千亿产业集群”——服饰产业的核心区,是江、浙、沪、赣四地和醴陵市、攸县、茶陵县、炎陵县进入株洲市区的必经之路。这个曾经著名的驿站小镇,如今成了一座有名的“服饰城”。从白关往西,是其所依托的芦淞服饰市场。改革开放之初,依靠铁路和水运,商贩们将沿海的服装带到了这里,地摊和马路市场渐成规模。如今的芦淞,是中部五省主要的服饰集散地,白关服饰产业园更是湖南省纺织服饰制造企业的最佳集聚地。

  金正茂·汉派服装总部以建设专业市场为核心,以引导原创时尚为导向,以推广汉派品牌为己任。吸引两千余家汉派服饰品牌企业入驻,建立了服装原创设计基地,版型开发工作室,为服装企业建设了完善的销售平台,营造了良好的经营环境,提供了优质的管理服务,已将金正茂·汉派服装总部,打造成为全国知名服装批发市场,汉派女装聚集地。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锻造“汉派服装总部”这张名片。

  1986年,由徐正治等多名个体户和当地工商所共同出资两万余元钱,在遂宁城区桂香街修建72个交易市场铺位,“那时每户人筹了300块钱,而当时的米价只有2毛钱一斤,所以能凑齐这笔钱不容易。”同年底,徐正治租下其中一个摊位,同时他还从工商部门办理了完全属个人性质的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

  走过30多年的芦淞服饰,已成为中南地区最大的服饰产业集群,形成从设计到服务的全产业链生态圈,20万人从业,2017年总产值750亿元,位列湖南重点培育的50大产业之一。

  金正茂·汉派服装总部伫立晴川桥头,两江交汇之处,以着复兴汉正街为己任,铸造汉派服装品牌,引领汉派服装时尚魅力。

  8月29日,株洲芦淞区白关镇玖颢服装厂,工人文建国正使用缝纫机压裙头。图/记者罗雅琪

  当时江油有几家国有大型工厂,很多工人需买衣服,所以徐正治每周往返遂宁与江油几趟。重庆时时彩投注平台:他回忆说,那时再辛苦都能忍受,最让人着急的是办证。开放之初,内地逐步尝试市场经济,做生意的个体户无法拿到个体经营许可,要以村集体企业名义办理一份集体经营执照。“我记得那时自己的执照挂靠在遂宁县船山服装厂的大证(营业执照)下,而大证之下有三个小证。”那一年,工商所长将办好的营业执照递给他时说,“这是一本万利!”徐正治明白此话含义。

  除了芦淞大市场,当时规模较大的服装市场还有南大门市场、结谷门市场、华丽市场等。“结谷门的衣服非常便宜,大部分销往广大农村市场,童装、裤子多一点,华丽市场档次高一些,时装也更多一点。”谢胜华回忆。

  活动现场星光璀璨,美酒美人,美食美景,美不胜收,50余家汉派服装品牌,发布了最新秋冬汉派精品时装300余款,集体为“汉派时尚”发声站台,尽展“汉派魅力”设计。汉派服装追求的时尚是大众的时尚,以实用舒服为前提,结合最新流行的设计元素,打造出既实穿又满足个性追求的时尚服装。秀场上,靓丽的模特身姿摇曳,汉派服装的美感在她们身上尽情体现。

  在8月28日上午,由汉正街管委会主办的“城市T台”活动,金正茂·汉派服装总部有七家优秀汉派服装品牌参加走秀:千百意、金双元、希娅荼、品创工作室、纳米秀、喆牌、仙飘飘。长达百米的T台上,模特们穿着汉派女装,亮丽夺目,成功演绎了汉派女装时尚新形象。

  1995年,大学毕业两年的谢胜华来到株洲,芦淞服装大市场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时候市场就很热闹了,早上坐火车过来,就能看到密密麻麻的人,大部分是周边县市的,也有一些武汉、江西、贵州的批发商。”谢胜华回忆。

  接下来,武汉汉派女装商会会长宋国华作为汉派女装企业代表上台发言,他祝贺本次开街活动盛典圆满成功的同时,表达了对汉正街未来汉派女装发展实现雄伟蓝图的信心。

  不得不说,郁可唯的这一身打扮是非常的时尚的,银色的套装时髦干练,短裤的设计秀出大长腿,看得出来郁可唯的腿型是非常修长细直的,在搭配上一瞬个高跟鞋,立马拉长了腿部的比例,显得整个人非常的高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