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货第一走秀第二 上海时装周要做“亚洲最大订

 新闻资讯     |      2018-10-25 23:58

  透过社交网络、KOL和众多自媒体的眼光看过去,每年上海时装周,由自拍、走秀、话题和社交构成爱好者和时髦精的嘉年华。然而,来自媒体、制造业、品牌、买手和时尚行业从业者,剥开拍照和看秀的糖纸,寻找的则是时尚作为一个产业的真正生命力所在。

  上海时装周组委会副秘书长吕晓磊和她的26人团队就是一群生产糖果的人。每年两季的四大时装周,以强势的秀场话语决定时装的流行趋势。在纽约、伦敦、巴黎、米兰之外,自2003年举办至今的上海时装周,则一直在定义自己的坐标与价值。

  吕晓磊眺望的是上海及中国整个时尚产业的未来生态。“上海时装周应该把中国的年轻设计师推出来,把中国商业品牌的模式给建立起来。如果说纯粹做一场特别牛的秀,我觉得也不过如此。可能那一次很闪亮,但是对未来,未必有太大的意义。”她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说。

  于是,MODE上海服装服饰展应运而生。这个2015年创办的上海时装周官方交易服务平台,本届与ONTIMESHOW、时堂、DFO、ALTER、NOT和TUBE,共同构成了亚洲最大原创设计品牌订货季。诸多设计师品牌,也从传统的“走秀——传播——接受订单”,提升至“参展——直接面对买手——接受订单”的新模式。

  “秀可以不走,但展会一定要去。”运作至第八季MODE,吕晓磊终于有底气这样说,参加时装周是一件“名利双收”的事情。“希望让有才华、有能力的设计师得到更多的商业支撑,他们可以长得更快一点。说穿了,就是让他们赚钱快一点。(过去)有些他们想做的,限于资金实力放弃了。但如果很赚钱,他们就愿意去做这样的一些事情。”

  和新天地太平湖公园热闹的时装秀不同,上海世贸商城内,形色匆匆的过客拖着行李箱,顶着倦容,奔波在MODE各个展位,开口闭口都是起订数量、出货日期等术语。

  最后一天在MODE的B馆看到马蒂亚(Mattia Zuliani)时,他正忙着撤场。身后的展位布置简单,却悬挂着售价不菲的裘皮服饰。“我们在意大利生产,有自己的工厂,这件卖得最好,商场售价可以达到2000欧元左右,各地价差不超过100欧元。”他拎起一件皮毛一体的浅色大衣向第一财经记者介绍。

  马蒂亚是意大利公司Olivieri的区域经理,这个家族企业成立于1956年。这次,他们跟着ITA(意大利对外贸易委员会)组织的“Style Routes to Shanghai”来到上海时装周,组团参与MODE。其实,每年Olivieri都会参加米兰、杜塞尔多夫、香港、首尔、东京等地的showroom。但在马蒂亚看来,每个国家对时尚的理解是不一样的,因此必须要实地看到消费者对时尚的反馈。“即使在场馆里随便看看,也能得到很多讯息。对我们来说,参加MODE,80%是市场调研,20%为了销售。”

  上海时装周正为国外品牌了解中国市场打开一扇窗。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海外中小型品牌近两届加速通过时装周期间的商贸平台进入中国市场,比如,在MODE B馆的出入口,能轻易看到米兰WHITE展的宣传单。

  同样发端于意大利的B2B showroom IGFD是本届MODE最大参展商,占据约1000平方米的场地。“我们的目标很明确,showroom在国外的主要客户是买手店,而在国内,则主要瞄准真正的销售头部:百货和购物中心。”创始人古诗玄告诉第一财经,在IGFD手中,已孵化6个品牌进驻大型商场。最早引入的Damir Doma去年在上海太古汇开了第一家门店,预计明年将开出十家店。

  国内百货公司同质性较高,在电商、新零售等多种新消费场景催化下,传统百货公司也开始寻找更优质的品牌和内容。MODE数据显示,除了中小型买手店和多品牌集合店,更多大型零售体(百货/购物中心)开始关注自营采购的业务,巴黎春天、万象城、高岛屋等传统零售商也出现在各大展会中。

  不过,古诗玄有一个直观的感受:这一届MODE的客人没有上届3月的多。“真正有能力、去国外买货的买手,这个时候预算应该已经用完了。反而,上届调到3月,和四大(时装周)接轨后,买手的质感好很多,可能出国前后顺便过来看下,手上有预算的就可以直接下单了。”他表示,这一季的订单增长主要来自高端百货和通路商。

  在从业十多年的古诗玄看来,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单一市场,MODE做中国最大订货季,就是做亚洲最大。“我觉得比较辛苦的是,各个场地分散在不同区域,将有限的人流分散掉。真的要下订单的人,其实没有办法每个场地都跑,这是最大的局限。”

  四天内,来自25个国家的488个品牌参展本季MODE,总人数达到9925人,其中专业买手和代理商占到48%。

  然而,四年前刚接手MODE时,吕晓磊并不知道这个以商贸订货为目标的展会该如何走下去。彼时,上海时装周以走秀展示为主,各品牌通过秀场传播影响力,再吸引订单。和真正决定全球流行趋势的四大时装周相比,上海时装周声量有限,订单量下行。

  唯一的东风,是买手店模式在中国冉冉上升。“买手店兴起的时候,大家不是把它称为买手店,只是叫它街边小店。我觉得其实这是(未来)一个商业发展的方向。”事实上,作为亚洲最大单一市场的中国,设计师品牌发展与国际时尚产业有着相当大的距离。2016年,独立设计师陈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国内设计师品牌资金不足、产业链缺失、受众面狭窄。买手店的兴起,为这些品牌获得开拓市场的新商机。

  以羽绒见长的陈鹏是诸多在MODE获得极大关注度的独立设计师之一。2016年的秋冬时装周,他以“平均时尚主义”设计的新系列受到国际买手店H.Lorenzo和Opening Ceremony的青睐。“前几季都是以卖给国际买手店为荣,国际买手买谁谁就火。”吕晓磊说。

  即使已经举办15年,但在吕晓磊看来,上海时装周依旧年轻、不成熟。她将目光瞄准初出茅庐的潜力股,为了吸引海外就读服装服饰设计的学生来到上海,他们组团去国外顶尖的设计学院做推广。在帕森设计学院的一次宣讲会上,阶梯教室坐了满满一百多人,虽然台下的面孔和问题都有些稚嫩,但吕晓磊相信,这些年轻的设计师如果落地上海,以后成名了会给上海时装周带来很大红利。

  “吕燕、Uma Wang这样成熟的设计师很知道自己要什么,小朋友们需要帮助,也需要扶持,但是他们最好的一点就是充满热情。”设计师班晓雪的发展路径,符合吕晓磊对独立设计师品牌的构想和期许。班晓雪是2012年“羊毛标志大奖”中国区冠军,多次登上上海时装周,品牌赢得名集团青睐,迅速获得发展机会。

  “秀做出来了,货订出去,他就可以往下走,可以坚持下去。我希望这个可以快速一点,这意味着要跟企业或者大集团进行一些合作。”吕晓磊说。

  险资举牌5家上市公司 9月加仓2400亿!权益投资比例升至年内最高点

  国家队基金接近退出 逾三年表现完爆大盘!但证金汇金仍爆买超1亿股

  首份“救市基金”三季报公布:相比初期赎回了99% 历史使命或完成

  险资举牌5家上市公司 9月加仓2400亿!权益投资比例升至年内最高点

  国家队基金接近退出 逾三年表现完爆大盘!但证金汇金仍爆买超1亿股

  险资举牌5家上市公司 9月加仓2400亿!权益投资比例升至年内最高点

  易纲:积极运用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 为民营企业发展营造良好的融资环境

  80后富豪揭秘:拼多多黄峥白手起家财富950亿;富二代王思聪垫底

  上市三年业绩下滑至亏损!从188元跌至28元 股价破发幅度已近50%

  长城吉利掐架预示产业变局,传统整车股告别投资黄金期,冲破行业天花板要看新能源车

  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花花公子绵羊皮衣男士真皮翻领中年皮夹克爸爸装2018新款冬季外套

  西城区迎难而上的态度体现的是对首善标准的坚持,西城区雷厉风行的作为展现的是党员干部的责任担当,而这背后最大的动能就是对党的绝对忠诚。所有的这一切概括为一个词就是“红墙意识”,解读为一句话就是“绝对忠诚、责任担当、首善标准”。因为“红墙意识”,所以讲政治、识大体、顾大局,从区域乃至全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高度看待疏解等工作;因为“红墙意识”,才会有自我加压、狠抓落实的责任担当;因为“红墙意识”,才能不惧困难、勇往直前、坚持创新,高标准严要求地开展工作。

  在消费升级和二胎化政策全面开放的利好推动下,我国童装消费将保持较高增速,其市场规模有望在2018年突破1800亿元。一时间童装市场出现了非常火爆的现象,未来前景也很可观。在众多品牌中,现在选择加盟马帝

  从事服装设计工作必须熟练地掌握服装画的画法,因为服装画是表现 (212x300)

  绝对忠诚。北京市西城区委、区政府一直把“动批”疏解当成重中之重。贯彻党中央精神,完成党中央国务院交给的任务,不是停留在口号上,而是以更大决心、更大勇气、更大气力,以党性和血性,咬定目标,苦干实干,并在实施中早见成效、大见成效。

  据市场权威数据显示,T100 KIDS品牌目前市场占有率领先。在2018年中国童装市场占有率排名中,前10大品牌市场占有率为20.1%,T100 KIDS童装的市场占有率位于行业前五。

  2018年10月16日上午10点,重庆时时彩投注:家住在广州增城区新塘镇一小区的李小姐和不到2岁的女儿在家。李小姐像往常一样,在阳台晾衣服,女儿在客厅玩耍。在衣服晾到一半的时候,李小姐发现女儿把客厅和阳台之间的门关上了,女儿还隔着玻璃门对着她笑。李小姐当时就在想,女儿不会把门锁了吧,要知道这个玻璃门锁了以后在阳台外面是没办法打开的,而她又没带手机,到时候怎么办。李小姐试着打开玻璃门,没想到还真被锁了,她反复推拉数十次之后,玻璃门始终无法打开,惊慌之感袭上心头。

  首先,打开软件,点击“本地图片”来选择制作视频的素材,若是网络图片,则点击“网络图片”一项。

  后来小螺丝就能自己走路了,淡定了许多,还向大家挥挥手,不过脚步匆匆,双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摆了,哈哈!不过这对小螺丝来说一定是一次很好的历练!

  2017年10月,著名亲子童装零售集团T100KIDS对外宣布引进另一时尚潮流品牌“T100BABY”,利用商户联营和全渠道零售的方式,加强对新零售模式的布局。

  家住海珠区赤岗东路元邦明月园小区的陈先生,昨日向本报报料称,小区二楼原本是一间会所,里面有供居民健身的器械,但去年10月份,会所不知何故关闭了,随后陆续有机床抬进去,俨然开起了服装加工厂。“居民楼里面开工厂,如果发生火灾怎么办?”

  3.防止蛀虫损坏皮衣,可以放几粒樟脑丸,樟脑丸不要直接和皮衣接触,可以用几块布包裹放在皮衣收纳柜里。可以有效防止樟脑丸对皮衣腐蚀。

  老二小螺丝表现得也很不错。姐姐和弟弟几乎就是一个发型的区别,这脸蛋儿长得完全是一模一样呀!尤其是嘴巴。夹了发卡的小螺丝看起来就更加秀气了。

  随着我国国民收入的提升和城镇化进程的深入,一方面我国城镇和农村居民的年人均消费性支出和年人均衣着类消费性支出的绝对金额均有所增长, 另一方面由于城镇居民主要从事室内工作,衣着的档次和数量需求都相对较大,故城镇居民的年人均衣着类消费性支出占年人均消费性支出的比例要高于农村居民的相应比例。

  用深色上衣搭配豹纹下装也是一种聪明的穿法,还是那句话,生活里就是要穿上时髦元素,但又让它看起来没那么夸张。

  “依法行政、有情疏解是我们推进工作的主线。”孙硕解释说,每个市场的历史、实际情况不一样,每个楼的疏解都是创造性开展工作,但是保障商户基本合法权益不受侵犯,是疏解工作的出发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