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女歌手袒胸露脐演出 被称为社会变迁象征

 新闻资讯     |      2018-10-20 19:36

  (原标题:视频丨缅甸女歌手挑战传统禁忌,被称“东南亚的蕾哈娜”)

  在多数人眼里,阿月并不是一个典型意义上的“缅甸女孩”,而是克钦人——来自战火纷飞的克钦州的少数民族;在一个佛教主导的国家,她是一位基督教牧师的女儿;在一个很多流行歌手靠翻唱歌曲出名的国家,她特立独行。

  阿月早年在Tiger Girls唱歌。Tiger Girls是缅甸首支纯女子流行乐队,也是缅甸首个在表演中戴亮丽假发的音乐团体。

  《缅甸时报》编辑Douglas Long向《赫芬顿邮报》表示,“她们服装前卫、舞姿性感,对一个观念保守的社会形成挑战。”乐团也制作原创歌曲——这在一个以“翻唱歌曲”为主流的国家十分罕见。乐团甚至还敢于涉及政治。比如,她们的歌曲《回家》就是关于缅甸难民的。

  2012年,阿月在接受《每日野兽》采访时说:“我们不仅要让世界看到我们的传统文化,也要证明我们不是那么封闭、贫穷和落后。我们要让人们知道,缅甸在发生变化。”

  “挺身而出、打破禁忌,既让人兴奋,又充满险阻。”阿月告诉《赫芬顿邮报》记者。在去年乐队解散后,她开始单飞。

  为了说服她的基督教牧师父亲同意她选择的职业道路,阿月费了很大的功夫。此外,她的直言不讳和性感着装也容易招致批评,需要具备忍耐力和同理心。

  今年10月,阿月在接受《缅甸时报》采访时表示,在仰光嘉逸皇冠酒店赞助的音乐会上,她被取消了参演资格,因为“组织方认为她的装束过于暴露”。“他们停掉了我的歌,把我请下了台,因为他们认为我的装束不适合缅甸。”她说。

  虽然碧昂斯,凯蒂·佩里、小甜甜布兰妮等欧美流行歌星在缅甸有大量歌迷,阿月说她感觉自己面临着双重标准。“他们说,因为你是缅甸女孩,你必须遵守特定规范,”她说,“到头来,我变成了做错的那个。”

  虽然缅甸出现了一些积极的变化,要在缅甸靠音乐生活还是极其困难。收入微薄,而行业基础设施又匮乏。正如仰光摇滚团体Side Effects首席歌手DarkoC上月接受《洛杉矶时报》时所说:“在这里,音乐更适合作为爱好。”

  去年,阿月发行了2014年个人专辑“Min Pay Tae A Chit”。她被迫身兼多职,要处理专辑发行的物流问题,要负责营销和写新闻稿。

  阿月本人也没有接受过正式训练。她从小接受教堂音乐的熏陶,而由于缅甸闭关锁国,她只能通过在当地商店找到的少量CD和DVD了解西方音乐。

  “我听着迈克尔·杰克逊的歌长大。我看他跳舞,听他的音乐,我就是这样学习流行音乐和舞蹈的。”阿月说。她通过观看美国电视节目和电影学会了英语。

  今年11月,缅甸举行了25年以来的首次公开选举。昂山素季所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大获全胜。据此,有人开始展望缅甸的“光明未来”。

  《缅甸时报》编辑Douglas Long告诉《赫芬顿邮报》:近年来,对歌词的审核已宽松很多。很多本土艺术家开始自创歌词,逐渐获得表达心声的更大自由。

  Side Effects首席歌手Darko C 11月接受《洛杉矶时报》采访时说,该乐队正在通过音乐挑战社会习俗,表达政治观点——这在几年前是不可想象的。

  阿月目前是洛杉矶公司Power House Music的签约艺员,每年要出国表演几次。谈到这些旅程,她的语气充满了快乐和自豪——甚至还有艳羡。“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我在洛杉矶或曼谷生活会是什么样?在那里制作音乐会是什么样?会不会更容易?那里没有文化审查,那里要自由得多。”她面露惆怅的表情。

  不过,虽然外面的城市对她有着磁铁般的吸引力,阿月坚称她不会离开仰光。她告诉《赫芬顿邮报》记者说,她乐意在这里实现自我。

  “缅甸仍然对外封闭着。现在,我有机会去洛杉矶录制唱片,还可以去挪威制作音乐。能获得这样的机会,我表示感谢,但我想把这一切带回自己的国家,与自己的歌迷分享,鼓励他们心怀远大理想。”阿月说。她在今年10月推出了个人最新专辑。“我希望歌迷知道,即使身在缅甸,一样可以有远大理想。”

  “我看到世界正在靠近,我很欣喜。但这个美丽的地方是我的家,我不应离弃她,”她在歌词中唱道。“不要放弃梦想,美好的明天已经到来。”

  “我不会离开缅甸,我会尽力将国外的音乐带到国内。我希望我们的祖国能够强盛,希望以后跟别人提起缅甸,不需要特别说明它在地图中的位置。”她笑着说。

  新报讯 (记者 高瑞锋) 10月11日,两名蒙古国男子以及一名我国女子因涉嫌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罪,被呼和浩特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向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据了解,犯罪嫌疑人都某和乌某都是蒙古国人;犯罪嫌疑人司某(女,中国公民)。该案由呼和浩特市海关缉私局侦查终结。今年3月20日,蒙古国公民苏某(另案处理)对都某说,他有两张雪豹皮想拿到中国境内出售,让都某帮忙联系中国买主。于是,都某便介绍了司某和苏某联系。为了谋取非法利益,司某在明知我国禁止进口雪豹皮的情况下,依然积极帮助苏某寻找买家。4月7日,都某和苏某把两张雪豹皮和两个雪豹头骨带到蒙古国西伯库伦口岸,找到乌某,让乌某帮忙带入我国境内,并且答应给他好处费。4月14日17时许,乌某驾驶藏有雪豹皮和雪豹头骨的汽车进入了策克口岸。结果在他取出雪豹皮和雪豹头骨准备交给已经先期进入我国境内的都某时被抓获。4月15日,都某被抓获,4月17日,司某在阿拉善盟巴彦浩特市被抓获。经鉴定,雪豹为我国一级重点保护陆生野生动物,两张雪豹皮和两个雪豹头骨共价值人民币20.3万元。

  参加专业课培训→参加每年12月份的《高等院校服装设计及表演专业招生会》及各高等院校的专业面试或考试→获得专业录取合格证→参加6月份的全国高考→获得高考录取。

  安奈儿童装的前身是“安尼尔童装店”,于1996年,曹璋、王建青夫妇在深圳市华强北女人世界百货商场创立,并于1999 年注册“Annil”商标,开始发展自主品牌。2001年9 月,重庆时时彩投注计划:公司前身深圳市岁孚服装有限公司设立,标志着公司由个体经营正式转入品牌化、公司化运营模式。

  哥哥朱小强和弟弟朱小猛是一对渐冻人兄弟,分别在8岁和10岁时被确诊为“渐冻症”。随着病情恶化,逐渐丧失自理能力。

  我是督导部的一名督导,也经常奔波在城市与城市中间,穿梭于人群中。我一直以为自己足够的努力,足够的辛苦。但在见到你们之后,才知道原来还有那么多的人为了生活、为了工作在拼了命地努力。在市场竞争如此激烈的情况下,即使我们珍妮芬有十几年的市场影响力,积攒了非常深厚的市场基础和品牌知名度,但想把她送到陌生的意向加盟商心里去,还是需要非常多的耐心和非常艰辛的努力。

  我希望且深信,你们可以永远保持这种昂扬向上的姿态,努力把每一天的工作做好。而我也被你们的努力感染了,我觉得自己需要向你们学习,学习你们身上那种即使失败也没有丝毫的气馁,抬起头来继续拼博的精神!那是我一直在寻找,一直都想要学习的!今天,在珍妮芬,我遇到了你们,我找到了努力的信念,也找到了日后坚持的信仰!

  1960年,章华妹出生在温州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在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七,全家一共9口人。由于家庭条件原因,上完初一后,她就辍学回家。

  想移民哪个国家,我们经验丰富的顾问,文案,律师团队和海外落地服务专家,都会根据客户自身的背景,条件,移民的目的等来设计适合的移民方案,为客户在还没有移民变政前,以绝佳的方案帮助客户全家获取移民身份。

  由T100BABY集团主办的2018城市合伙人招商大会,10月17日在哈尔滨盛大举行。本次峰会以“引领新趋势,共赢新未来”。来自国内服装及供应链业界投资界的嘉宾,与来自广东、上海、浙江、陕西、河南、山东、贵州等二十多个省区和直辖市的行业知名人士携手出席,共襄盛举,打造2018年童装行业最大年度盛事。

  360度、7*24小时、海内外无缝接驳,专业一站式服务,轻松递案、快速获批、高效商考、无忧落地,成功在握。

  杭州森林公安后委托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这些动物皮张分别是虎皮2张、豹皮1张、雪豹皮5张,3种动物均属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涉案物品总价值152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