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才从广州弄回了一条

 新闻资讯     |      2018-06-21 07:38

  1978年秋天,刚刚返城的知青樊登,托人从广州购买了一条喇叭裤和一副蛤蟆镜。趁父母上班不在家的时间,他穿戴起来,悄悄摸出了家门。

  那些喜欢喇叭裤的年轻人的内心,或许在六年之后,被时任纺织工业部女部长的吴文英说了出来。

  樊登说,正因为如此,“的确良”受到了万人空巷的追捧,很不好买。几年前,他看到一本杂志登了一个段子,说当年四川很缺的确良,一个小伙子一天看见大街上卖的确良布,就排了队去买,想给自己做件衬衣,轮到他的时候,只剩下一尺布了,他十分为难,售货员说:“你买不买?不买下面的谁要?”小伙子一听急了,就买了回来,只好做了条内裤。但又觉得没人知道他穿的内裤是的确良,有点冤,就在外裤上做了个牌子,上书“内有的确良”。一日内急,就找了个公厕,将牌子解下来挂在门口,出来的时候,发现厕所外面排成了长龙,都在问:“怎么等了这么长时间还不卖啊?”

  樊登的遭遇,在那一年可谓司空见惯。当年,在武汉大学读书的易中天,经常见到老师拿着剪刀,蹲守在学校门口去剪“问题学生”的喇叭裤腿。敏感的校方,受不了这种资产阶级的裤子在校园里大行其道,挂出一条醒目的标语:“喇叭裤能吹响向四化进军的号角吗?”

  他所说的电影,就是当年进入中国的两部电影:一部是《望乡》,栗原小卷扮演的记者面容清秀、气质高雅,一条白色的喇叭裤让她的身材更显婀娜,让无数少女心生羡慕;另一部就是《追捕》,高仓健和中野良子不仅成了年轻人最早的偶像,片中矢村警长的墨镜、鬓角、长发和一条上宽下窄的喇叭裤,更成了当时无数男青年效仿的对象。

  到今天,除了一些生态环境极为特殊且自身文化延续性较强的民族地区以外,大部分地区的少数民族在日常生活中都已经完全改穿现代服装,传统的民族服装彻底失去了最基本的实用功能。

  樊登说,这个段子虽然夸张了点,却是实情,郑州也这样。但在樊登眼里,“的确良”再高档,穿上去的感觉,都不如喇叭裤那么酷。

  能吃上白面馒头,是我们那一代孩子整个的童年梦想。但家家户户每年分到的小麦,只够过年时包包饺子、蒸几锅白面馒头。记得有一年母亲生病住院,就把过年的白面给她蒸成馒头吃了。她出院给我捎的“包”,就是小半拉馒头。那馒头真香,我手捧着咬上一口,生怕馍花掉在地上。吃着吃着,我哭了。我问母亲:“妈,啥时候咱能天天都吃馒头?”

  那么,这些朴素、粗犷的少数民族服饰又是怎样变成今天我们所看到的华丽多彩的样子的呢?

  淄博鹏泽工贸有限公司经销批发的T恤、T恤畅销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零售商和代理商建立了长期稳...

  留着长发、戴着蛤蟆镜、穿着喇叭裤的樊登,一走出家门,就在家属楼的院子里引起了轩然大波。闲聊的大爷大妈们,先是惊呆了一阵儿,好奇地看了又看,后来看出是樊登,就纷纷围上来,纷纷呵斥他,要他赶紧摘掉墨镜,脱下喇叭裤,这样不三不四、流里流气的,像什么样。

  ▍更适应青藏高原生态环境的藏袍,可能是目前中国境内为数不多的、仍然在当地居民的日常生活中发挥着实用功能的民族服装之一

  尤其是在1979 年之后,随着55 个少数民族中的最后一个民族「基诺族」被认定,民族识别工作基本完成,一整套完整的少数民族服装标准形象也通过报纸、宣传画、教科书、邮票等媒介形式逐渐深入人心。

  樊登没敢多争辩,他知道,在这些根正苗红的老人眼里,喇叭裤代表着没落腐朽,是资产阶级的裤子,敢穿喇叭裤的人,不仅道德品质有问题,更是政治立场有问题,是不能被纵容的。因而,在郑州的街头上,有些人的喇叭裤,就被当场剪掉了。

  那时候,农村里很少能见到自行车。村里唯一的车,是牛车,两个硕大的铁轱辘,靠两头牛才能拉得动。家里的电器,还没有电视机、录音机,条件好的,顶多有台收音机。能普及的,只有一种电器,就是手电筒。

  不过,细心的人或许会发现,这些服装在生活中却极少见到,往往只出现在少数固定场合。

  收入少,能做的事儿,走的都是不花钱的路子。盖的房子,一律是草房,泥坯砌的墙,黄北草缮的顶,条件好的,顶多外墙包上半截青砖。直到1980年,草房才变成瓦房;之后,瓦房变平房,平房变楼房,再到城市买房。

  一条裤子的出现,动摇了这个东方大国数十年的整齐划一和单调乏味,也打破了人们对服装认识上的禁锢,中国人崭新的生活,从这条裤子开始了。

  那时候农村还是生产队,收入靠的是挣工分,男人一天10分,女人一天8分,小孩一天6分。一分两分钱,一天最多只能挣两毛。孩子多的家庭,劳力少,挣不了多少工分,粮食吃不上半年,就断炊了。

  樊登说,1978年,多数人接受不了喇叭裤,却钟情于“劳动布”。年轻的姑娘,扯上几尺“劳动布”,回家放到开水里烫,直烫得布料掉色,深蓝色变成浅蓝色。然后再用烫过的布料做成衣服,把没烫过的布料剪成方方正正的补丁,缝在裤子的膝盖和屁股上,看着好看,也耐穿。

  原标题:一条喇叭裤打破服装禁锢 有种时尚叫“的确良” □东方今报·猛犸新闻首席记者 李长需/文 袁晓

  对比下2017年:全省生产总值44988.16亿元,粮食总产量5973.40万吨,消费品零售总额19666.77亿元,财政总收入5238.35亿元,将近40年,天翻地覆。

  照今天时尚的观念来看,“的确良”既不环保,也不舒服,更算不上漂亮,更何况,夏天透气性差,不吸汗,一碰水就能看见肉。但它怎么穿都不会破,也不会皱,印花颜色鲜亮,让沉浸在灰暗色系里十几年的中国人,顿时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深圳市龙岗区千贝贝制衣厂 经销批发的男式休闲裤、男式T恤、男式夹克、男式衬衫、男式羽绒服、男式西裤、男式西服、男式风衣、...

  1978年,当时的中国,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是日本的二十分之一,美国的三十分之一。

  1984年9月,吴文英到山东检查工作时,身上穿的是金黄色紧身花褂和线条流畅的裙子。引起了一些议论。

  那时候,也有“洋气”的布料,叫“的确良”,算是高档货。小伙们定亲,会给姑娘扯上几尺“的确良”,做成衬衫或短袖,穿到大街上,一路都是羡慕的眼神。

  但吴文英却响当当地回应:党中央、国务院支持我们穿得好、穿得美,我们纺织工业有责任把全国人民打扮得漂亮一点,不要用50年代的着装观点来看待80年代的穿衣问题,不要有“穷光荣”的想法。

  寻找最优质产品信息,获取最全面的行业资讯,就到阿里巴巴,在这里您可以查看海量优质的市场动态,男士休闲皮装外贸精品货源,男士休...

  当年的《大众生活报》记载:上海某服装厂做了几万条喇叭裤,男不男,女不女,怪模怪样,又难看,又俗气,甚至从背后看已经难以区分男女了。“因此,领导批示不准出售。”

  那年,等到他光明正大地穿上喇叭裤走上郑州街头,是在《中国青年报》发表了一篇论证文章之后。那篇文章说,喇叭裤来自中国唐代壁画飞天中的舞蹈人物的服饰,是我们民族的,不是西方的。之后,就没有人再反对了。

  作为一个20世纪70年代出生的人,在童年的记忆里,饮食的主旋律,就是窝窝头。“窝窝头,蘸秦椒(辣椒),越吃越上膘。”这是我们难以下咽时经常自我安慰的儿歌。

  中国高级时尚茄克领先品牌,商务休闲男装开创性品牌。品牌男装以“款式设计领先”和“版型经验丰富”获得消费者良好口碑,并通过...

  (喇叭裤、蛤蟆镜、录音机是一股春风,吹动了这个东方大国数十年的整齐划一和单调乏味,也打破了人们对服装认识上的禁锢,中国人崭新的生活,从这条裤子开始了。)

  50 年代,民族地区社会生活状况调查展开后,许多边远地区原住民的日常着装情况才首次被学者系统性地记录下来。

  天天都吃馒头,大约还得四五年的时间。说起来惭愧,在我们那个不产米的地方,直到80年代中后期,我们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种好吃的粮食,叫做米;也是在那个时候,我们才从信阳人那里学会了蒸米干饭。

  其实,我们今天看到的很多民族服饰,是50 年代中共开始系统地展开民族调查和民族识别之后,重庆时时彩投注平台:才逐渐形成的概念。

  就是看了这两部电影,樊登才迷上了喇叭裤,托亲戚求朋友,好不容易才从广州弄回了一条。但没想到,刚穿上出门就遇到了挫折;更没想到的是,母亲当天回来后,直接把他的喇叭裤给剪掉了。

  那年的全省工业生产总值,只有255.54亿元(按1970年不变价格计算)。其中,工业总产值为156.71亿元,农业总产值98.83亿元。那年的粮食总产量209.75亿公斤;社会零售品总额936017万元,财政总收入33.73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