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路电商 童装产业插上“云翅膀

 新闻资讯     |      2018-09-28 22:10

  电商与实体,从几年前开始步入全新购销时代,为即墨商贸城内的实体业户与电商业户带来了一单又一单可观的收益。作为即墨电子商务协会会长的孙秋菊对此感触颇深。曾经是一名三级厨师的孙秋菊,从1993年开始在即墨童装市场打拼,2011年涉足电商业务,见证了市场内批发零售生意的火爆,同样也见证了电商在即墨这片沃土的崛起,更见证了在即墨商贸城内,电商与实体产业间的并驾齐驱。

  即墨服装批发市场店面众多,按照门牌号去孙秋菊的办公室不太好找。孙秋菊让记者在二楼扶梯入口等着,她过来接。此时的批发市场内客户众多,人来人往,店铺的业主不是忙着将客户选中的产品打包,就是正在给客户介绍自家产品。而几乎每一位业主见到孙秋菊,都会熟络地打声招呼。“老大”和“姨”这两个称谓,是大家对孙秋菊最多的称呼。“我算是这个市场最早的一批业户,再加上年龄比这些小年轻长了不少,他们就这么称呼。”孙秋菊笑着说,她倒很愿意为这些比她年轻一些的同行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因此,童装市场成立即墨电子商务协会会长,她就被大家推选为会长。

  46岁的孙秋菊现在经营着派乐码头电商有限公司,自主设计生产4个品牌的童装。而25年前,她还是一名攥着三级厨师证的面粉厂临时工。总结自己25年的创业经历,孙秋菊说她这个人性格特别拗,走到今天靠的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劲头。“我们农村结婚早,我21岁就结婚了。”孙秋菊说,1993年她和老公都在面粉厂工作。不同的是,老公是正式职工,她在职工食堂当临时工,还考了个三级厨师的上岗证。“说是三级厨师,其实我什么也不会,就是给人家打下手,刷盘子刷碗。”结婚后没多久,孙秋菊就辞职了。

  此时的即墨服装批发行业已经起步,不安于给别人打工的孙秋菊,盯上了日趋火爆的童装行业。“四叔借给我1万元钱,这笔钱到现在还在创造效益。”孙秋菊说,她事先问了好多人,得知有1万元钱就能“做买卖”。借到钱的当天,她就在即墨服装批发市场花6000元买下一个摊位,这个摊位宽1.2米,进深不到2米。但就是这个小摊位,却一直伴随着孙秋菊25年的创业历程。虽然现在她的库房、厂房、店面有上万平方米,但这个小摊位仍然照常经营。而且这个当年6000元买下的小摊位,现在市场内类似的摊位每年租金已经达到150万元。

  借来的1万元创业本钱,买摊位花了6000元,剩下4000元就是进货的钱。21岁的孙秋菊坐上长途车直奔常熟,来回路费和托运费花了将近200元,所剩的3800元钱,刚好批发了服。自此,孙秋菊开始了远赴常熟批发、回青摆摊卖货的生活。“常熟是当时全国著名的童装生产批发地,没有集中的批发市场,重庆时时彩平台:需要自己去挨个厂家、店铺找货源。”孙秋菊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时间是她创业中最艰辛的阶段。

  多进一件衣服就能多赚一点钱。创业资本紧缺的孙秋菊每次去常熟进货,都是要精打细算。“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当年去常熟进货,住的都是10元一晚的大通铺。”孙秋菊清楚地记着,当时经常住的是悦来旅馆,10多个人不论男女,并排睡在高于地面30多厘米的硬板通铺上。每次进货要带1万元左右的现金,怕睡通铺时钱被人拿走。孙秋菊把1万元现金分成10份,每份装进一个尼龙袜子里扎好口,然后把袜子缝在松紧带上,贴身缠在腰间。在一次连续多日的奔波找货期间,7天愣是瘦了12斤,体重只剩下不到80斤。

  在孙秋菊记忆中,一生中吃到最好的美味,就是那时在江阴大桥轮渡旁的大碗面:5元钱一碗,上面打了个荷包蛋。在当时,5元钱她也舍不得花,那次真是饿急了,又找不到别的饭店,只能忍痛“大贵贵”地吃了碗面。这碗面的味道让孙秋菊记忆至今。在这个初期创业阶段,孙秋菊在长途车上遭遇过强盗、遇到过汽车着火,好在有惊无险,她都能全身而退。“现在讲起来当故事听,可那时脱身后吓得我大哭一场。”说起当年创业的艰辛和坎坷,孙秋菊一脸坦然。

  事业出现转机是在1996年。做了一段时间童装批发零售业务的孙秋菊意识到,单凭自己往返于青岛与常熟之间进货,费时费力不说,很难把业务量做大。她将目光盯上了品牌区域代理。杭州一家生产鸭绒服的童装企业刚刚起步,孙秋菊得到消息后立即赶过去。要拿下区域总代理,需要数万元资金,可前几年经营积攒的所有积蓄加在一起,也远远不够。此时,孙秀菊的丈夫决定辞职,单位可以给他补偿一笔数万元的工龄补贴,如此一来,孙秋菊终于拿下该童装品牌的山东总代理。

  孙秋菊随即筹划到青岛市区的利群、佳世客等大商场设立品牌店。没想到在大商场进驻品牌很困难,她到市区跑了多次,商场主管人员只说留下材料研究一下,拖了两个多月都没有回音。亲戚从国外来探亲,给家里留下两盒英国巧克力,孙秋菊没舍得吃,第二天就连同羽绒服样品一同塞进包里,赶往市区的商场。可能是进口巧克力起了作用,没过几天,两家商场都答应让她的品牌进店。但条件是:销售试用期为两个月,如果销售量不行就撤柜。“那时候刚好是8月,天气非常热,哪有人会买冬季的羽绒服。”孙秋菊再三和商场央求,将销售试用期延长到半年。

  半年销售试用期结束时,这个品牌的童装羽绒服销售非常好。因为连续多年与童装品牌厂家的合作,孙秋菊不但销售量稳步提升,而且讲究信誉按时结款,厂家对她非常信任。1999年时,厂家将3800万元的货直接给孙秋菊送过来,没收一分钱货款,协议半年后一次性结款。4个月后,这批货全部销售一空,销售额达到7000多万元。自此,孙秋菊的童装事业从量的积累,达到质的飞跃。

  如果说即墨童装行业哪些地方与前些年不同了,那一定是电商崛起。孙秋菊说,2000年前后,市场内不少业户都已经开始借助电商这个渠道走货。她也开始将经营重点从线下转到线上,成立了派乐码头电商有限公司。

  2012年,孙秋菊和市场里的其他电商成立即墨电商协会,她就被推选为会长。“我现在有自己的生产企业,也有自己的设计团队,同样还有自己的网店,童装产业称得上全方位立体化发展了。”孙秋菊告诉记者,在她看来,电商归根结底还是实体产业的一个销售渠道,自家生产的产品一方面通过线下市场批发零售,另一方面借力电商平台打破地域限制,销往过去的市场盲区。孙秋菊说,作为全国三大童装产业生产基地之一,即墨服装原本就是全国服装的重要集散地,而电商又进一步打破了传统零售业地域、空间的限制,销售渠道更加广阔,这就相当于为即墨服装产业插上了“云翅膀”。

  本版撰稿摄影首席记者赵健鹏记者康晓欢孙静芳韩星徐栋衣涛见习记者吴冰冰王敬轩通讯员郭凯邢振龙扫码观看内容和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