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心!厂房租金暴涨开皮革厂老板直呼“伤不起

 新闻资讯     |      2018-09-05 21:34

  这年头,经营小工厂不容易,感觉自己赚的钱一到交租金就化为乌有。老板们都说:“一百几十号工人为我打工,而我却为房东打工”。很多人抱怨工资不涨房价涨,其实你老板的成本上涨的速度,心里那个苦,只有他自己知道!

  最近有些开工厂的朋友,租约快到期了,要续租,被续租价格吓坏!出去一打听,心都凉了!好些镇的厂房价格已经到20元/平米,有些甚至超过30元/平米。尽管如此,还是一房难求,稍微一犹豫,就没你的份了。在东莞长安、大岭山等地方,因为临近深圳,或者因为一些大企业的带动,去年下半年开始,厂房价格就暴涨,有些厂房已经接近30元/平米。在常平这样属于第二梯队的镇街,厂房价格也逼近20元大关。水乡片区,一直以来都被视为“便宜”的代名词,现在厂房价格也是可以吓到好些老板的。相比两年前,厂房涨价起码在4成以上!

  中山、顺德交界处的105国道沿线,云集了美的、格兰仕、重庆时时彩:万家乐、华帝、长青、奥马等家电巨头,被誉为“中国家电产业黄金走廊”。去年下半年以来,当地厂房租期届满的部分企业被房东涨租4成以上,犹豫之际厂房就被“二房东”抢走;空置厂房乃至在建厂房多被“二房东”抢租,随后高价转租给工厂。种种迹象表明,资本借机炒作推高了厂房租金,不少中小微企业在高租金挤压下面临生存考验,企业界呼吁政府部门出手遏制炒厂房行为。

  去年,央视报道杭州地区因为租金上涨过快,导致近3成中小服装厂面临停工破产的新闻。近日,广州服装厂暴涨的租金问题又在当地引起了轩然大波。广州白云区新市大埔的制衣厂老板拉横幅抗议暴涨的房租,导致工厂无法生存。

  从去年开始,深圳很多工厂都往东莞、惠州迁移。但据深圳的老板讲,深圳的厂房价格不跌反涨,关外都动不动就40起步,实在受不了。加上深圳环保等方面要求很严格,很多工厂现在都无法在深圳立足。有老板吐槽说:“深圳市大部分厂房都被物业管理控制了,小面积厂房基本面积只有实际50%,还要2年一涨,一楼旧厂房算一下便宜的也是标价30元/平方米,实际面积要60元/平方米,小厂能够搬的只有搬到周边了。深圳市已经不适合创业阶段的人群,我也是身有体会啊!”

  近年来,无论是东南沿海,还是内地,有大量老板把工厂搬到了东南亚、印度等地区,出现了大量厂房闲置。万万没想到的是,行情却发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变化,各地的厂房租金开始暴涨了!这也再次应验了一句话,这是一个神奇的国度。

  在南头镇开了10年厨电厂的波记(化名),租用了7000多平方米厂房,一直没有挪过窝。今年3月底,厂房第二个5年租期届满,房东要求将每个月厂租从10.8万元上涨到15.3万元,涨幅超过40%。算下来,一年租金就上涨54万元。波记的工厂承受不了这样的租金,不得不搬迁厂房。他将厂房规模压缩近一半,使用面积约4000平方米。

  2012年在中山民众镇开厂的黄生,原来使用的是朋友让出1000平方米厂房,每平方米月租12.3元。到了2016年10月,因公司发展和产能扩张,黄生的厂房不够用了,开始寻找新厂房。最先联系的是“二房东”打理的位于东成路的“永胜工业园”,当时给黄生的报价是每平方米14元月租。黄生考虑到周边闲置厂房不少,没有急于作决定。没想到,过了几天再去谈,“永胜工业园”月租已经涨到了每平方米15元。

  黄生大致回顾了一下:2016年上半年每平方米月租才11-12元左右;2016年底报价达到13-14元;2017年上半年报价15-16元;2017年下半年普遍报价为17-18元。而根据实际使用面积计算,每平方米月租目前早已超过了20元,普遍在22-25元,他再也不可能租到报价14元的厂房了。

  整个广东,正在上演一场诡异的“厂房一房难求”。你嫌价格贵,犹豫了一下,分分钟就被别人抢了!那么,这背后的推手究竟是哪路神仙呢?

  近期,这个谜团解开了。有记者找到中山市××达投资实业有限公司,以求租名义探问行情。该公司一位负责人称,可以提供周边镇区厂房。记者在其提供的一张厂房示意图上看到,位于黄圃镇的雅乐尔工业园一处空置厂房,一楼每平方米月租报价17元,额外增加15%空地分摊面积,收取每月每平方米管理费1元,即每平方米月租和管理费超过20元。公司还收取每月500元卫生费。该公司的工商登记显示,与深圳××达投资实业有限公司是同一个大股东。另一家被企业主提到较多的中介公司鑫×,经查询,于2017年8月注册,注册资本10万元,经营范围为物业管理和工业用房、商业营业用房出租。

  部分老板称,近年来不断有竞争落败的企业关门,部分企业收缩规模,当地厂房存在局部过剩,但“二房东”趁低租赁厂房再高价出租,以一年来的涨幅计算,即使闲置三分之一厂房,“二房东”仍有一定利润。

  有业内人士透露,近年来,深圳的“投资客”也瞄准了“炒厂房”的商机,组团到东莞、惠州大举“扫荡”。只要空出厂房,他们就租下来,甚至连片地拿。有人怀疑,他们已经对一些片区的厂房“控盘”了。零散的业主一看市场价格这么高了,也纷纷跟风涨价。这样一来,整个市场价格就一路猛涨了。原来最便宜的是村集体的厂房,但是这几年,村集体厂房都要求公开竞价。这一招防止了腐败,阻止了集体资产流失,但竞争也变得更加激烈了。

  对于企业老板来说,工厂是根本不可能搬走的,搬远的话,工人又不肯跟过来,还要闹劳资纠纷,工厂都没办法正常运转。所以只能选择临近的东莞、惠州。这样一来,厂房瞬间就供不应求了!

  对于珠三角厂租逆势暴涨,企业老板们认为,“二房东”控制房源剪中小微企业羊毛,严重侵蚀实体企业利润,助长厂房租赁市场炒作之风,令中小微企业生存环境恶化,希望有关方面出手遏制。

  中山市青年企业家协会常务副会长、广东英得尔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总裁史杰君,作为省政协委员,多次针对中小企业的生存现状发声。他举例说明,如果实际月租达到20元/平方米,一家企业租厂房的面积为1000平方米,每年租金就超过24万元。如果这家企业一年的产值为500万元,以20%的毛利计算,100万的毛利中,租金占比就达到了近三成,还不包括日益上涨的人工等成本支出。“这种情况下,企业只能微利生存,没办法去竞争。但这种规模的企业在中山普遍存在,是中山实体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山市湖北应城商会会长、好迪电器董事长徐春华也对这种炒厂房行为表示了极大担忧。他说,最近商会调查了会员企业情况,会员企业9成都是租厂房经营。部分会员企业租期届满已被迫向“二房东”租赁厂房,深受高租金之苦。更多会员企业租期即将届满,对炒厂房现象忧心忡忡。会员企业目前都在观望,如果租金持续上涨,不少企业将直接面临生存和去留问题。

  一位深圳老板表示,希望政府出台新法规,禁止厂房被中间商承包,禁止厂房二次租赁,让企业节省30-40%的租金,这样就能给企业注入新活力!

  厂房暴涨,做实业的老板们,内心是苦不堪言,但是又万般无奈。就像一个老板说的那样,每个月最少有一次想关掉公司。但是,已经选择的路,含泪也要走完!如今,老板们是真的怀念房东直租、村委直租的年代!